凤凰小说

北京拆迁户

弗吉尼亚大学历史系退休教授易社强最近从中国访问归来,并为他写了一系列评论文章。

这篇文章的观点只代表作者本人,而不是作者。

请听下面的“北京拆迁户”。

去北京的人会看到一座被拆除重建的城市。

一栋又一栋的旧建筑上写着“拆除”这个词。北京的一些普通人感到愤怒、无助并听天由命,而另一些人则以别出心裁的方式应对这一局面。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四合院被拆除。

我该怎么办?他搬到了北京市西北部的四环路附近,自己盖了一栋新房子。

我问他,你有院子吗?他回答说有,但当他发现当局正计划拆除他的新房子时,他扩建了房子,完成了全部240平方米。

这个地方就要被拆了,他干嘛还要费那么大扩修房子呢?他说,这是因为一座房子被拆迁的时候,住户将得到同样居住面积的补偿。这个地方将被拆除。他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建房子?他说,这是因为当一所房子被拆除时,居民将得到相同居住空间的补偿。

院子不算。

他开心地笑着告诉我,他现在正在五环路找一块土地来建造另一个新家。

在宣武区,我参观了一个有400户人家的住宅区,现在已经被拆除了。

但是在一堆瓷砖中,阿明神庙依然存在。

原来,文物局发现古庙后,把“拆除”改为“保护”。

在这座破旧的寺庙里,我遇到了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

她的房子的外墙已经被拆除,但她仍然住在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有一张床和几件零散的家具,还有一张小而优雅的龚桌,这是老太太自己做的。

解放后,这座寺庙被公安局接管了。

这个女人死去的丈夫原来是一名警察,他们的家人在那里住了32年。

在一位佛教朋友的鼓动下,她成了一名虔诚的佛教徒。

虽然她几乎不识字,但她已经学会了阅读佛经。

她把所有的钱和东西都捐给了寺庙。

老妇人说佛陀经常在她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

现在她耐心地等待着,眼里充满温柔和怜悯。

她显然不害怕未来的变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