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中国新发明的海外高速铁路怎么样了?

中国高铁因其建设规模巨大、建设成本相对较低、建设周期相对较短等因素,已成为国际社会认可和青睐的交通设施建设项目,被誉为中国的“四大新发明”。

截至2017年底,中国高速铁路里程达到2.5万公里,占世界高速铁路的66.3%。

在2010年12月的京沪高速铁路运营测试中,中国高速铁路也创下了世界最高时速486.1公里的纪录。

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的八纵八横高铁计划也在积极走向世界,与日本和欧洲的传统高铁建筑企业展开激烈的市场竞争。

从世界最高的486.1公里/小时的铁路运行速度到郑许高速铁路400公里/小时的双向互通试验,中国铁路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的高速铁路轮轨技术水平。

然而,无论是应对高寒沙漠气候的CRH5中国铁路高速、应对大规模短距离城际客流的CRH6中国铁路高速,还是在中国完全独立开发的CR400复兴动车组,中国高铁已经掌握了50度至零下50度各种气候和地貌条件下的高铁建设和运营技术。

已经在建设中的中泰铁路在海外市场越来越受欢迎,从中泰铁路到印度尼西亚的雅湾高速铁路,从印度的新德里到孟买,从莫斯科到俄罗斯的喀山。

然而,中国高速铁路向张之路的海外扩张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沙特阿拉伯从麦加到麦地那的高速铁路的曲折和委内瑞拉死产的高速铁路正是中国高速铁路海外扩张的挫折和教训。

今天的文章将带你去了解它的优点。

2010年11月14日对于伊斯兰圣城麦加来说是非同寻常的一天。麦加轻轨服务于朝觐,正式投入运营。

麦加轻轨是中国在沙特阿拉伯建造的第一个大型交通设施项目。由于其卓越的工程质量和前所未有的施工速度,得到了沙特政府、国内外媒体和各国穆斯林乘客的一致好评和称赞。

麦加是伊斯兰教的第一圣地。

“朝觐”是伊斯兰教规定的信徒必须遵守的基本制度之一。所有穆斯林,无论男女,一生中都会尽最大努力去麦加朝圣至少一次。

在过去十年里,每年去麦加朝圣的穆斯林总人数约为200万(在朝鲜)。朝圣旅游收入对沙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达到3%。

为了进一步扩大朝觐规模,提高朝觐服务质量,沙特政府不仅继续扩建大清真寺,还继续改善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连接麦加三个朝觐区的麦加轻轨、连接外国朝觐者的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国际机场和连接两个圣城的麦加-麦地那高速铁路等项目因此被列入议程。

麦麦高铁路线全长480公里,最高时速360公里,全长约480公里。它设有五个车站,即麦地那站、拉比阿卜杜拉国王经济城站、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国际机场站、吉达站和麦加站。它的建成将大大缓解数百万穆斯林朝圣者每年去麦加和麦地那朝圣的交通压力。

2009年,沙特政府启动了该项目的招标。

当时,中国铁路建设、中国南方机车等中国企业建设的麦加轻轨项目即将竣工,而中国铁路建设在沙特阿拉伯建设的利雅得大桥项目因其卓越的质量被誉为“中东第一高桥”。因此,中国企业成为此次朝圣铁路招标中标的热点。

沙特豪华高速火车站在该项目的第一次投标中,由沙特圣战工程集团、中国铁路第十八局集团和法国阿尔斯通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中标。

在项目第二阶段的投标中,由中国南车、中国铁路建设和北京铁路局组成的联合体也被认为是中标声音最高的联合体。甚至德国西门子公司也放弃了原来的合作伙伴,转而加入企业社会责任联盟。

然而,企业社会责任最终在招标前退出了竞争,因为招标是一个“交钥匙工程”。招标内容不仅包括项目设计、土建施工和交付,还包括项目完工后的运营管理和设备维护。

从施工到运营维护,存在着诸多不确定因素和巨大的运营风险。

特别是中铁在麦加修建了轻轨项目,净亏损41.48亿元。

损失的主要原因是麦加轻轨是工程总承包+运营和维护;在总承包模式下,承包商应根据业主的要求,对工程的设计、采购、施工和运行维护负全部责任。

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沙特阿拉伯不断要求增加项目数量,甚至提出新的功能要求。但是,双方之前没有在合同中列出详细的工程数量。

为了完成整个项目,中国铁路建设不得不继续推进项目进度,但却不知所措。

作为项目成员之一,企业社会责任在分析和评估项目后没有足够的信心在预定时间内收回投资。

最后,麦加-麦地那高速铁路由AlShoula集团承包,该集团由12家西班牙公司和2家沙特阿拉伯公司组成。

2013年,中铁十八局和中国土木工程局开始参与该项目的建设。

西班牙CAF公司领导了沙特阿拉伯的高铁项目——小麦-小麦高铁,该项目原计划于2017年投入运营,但由于建设进展,其开通日期被推迟。最新消息是高铁将于2019年开通。

承包商不仅要克服恶劣的设计和施工环境,如炎热的沙特阿拉伯、戈壁沙漠等。,还可以根据沙特政府的要求进行设计、采购和施工。

沙特劳动保护制度(WPS)还要求每家外资企业每三名外国雇员雇佣一名沙特本地雇员,然后才能运营该建筑。事实上,这位沙特员工不会真的工作,这对企业来说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建筑将在每周的礼拜日和伊斯兰历终止。

因此,以西班牙公司和中国建筑企业为首的AlShoula集团在一些项目段不仅在施工过程中面临困难,还可能因超出合同期限而面临沙特政府的罚款。

似乎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松分享沙特朝觐经济带来的工程利益。

委内瑞拉死产高速铁路委内瑞拉位于南美洲北部,是世界上重要的石油生产国和出口国,已探明原油储量高达3000亿桶,居世界第一,其石油产量也全年居西半球第一。

20世纪50年代,当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仍深陷战后经济复苏的泥潭时,委内瑞拉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因石油出口而位居世界第四。

委内瑞拉油田的分布尽管委内瑞拉的经济随着全球原油市场的波动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但本世纪原油价格的上涨推动了经济发展的浪潮。

在这方面,委内瑞拉政府有一定的财政条件,并已开始实施国有化改革和高社会福利政策。

委内瑞拉地形委内瑞拉道路网相对发达,但铁路交通建设滞后,这与委内瑞拉地形有一定关系。

委内瑞拉在地形上从北到南分为三个部分:西北部和北部的山脉主要是山区,梅里达山(Merida Mountains),安第斯山脉的东北分支等。中部是奥里诺科平原。东南部是圭亚那高原。

虽然委内瑞拉在地形上有南北高差,但委内瑞拉的大部分城市和工业都位于梅里达山脉和奥里诺科河平原的南侧。因此,该领土的交通主要是东西方向。因此,大多数道路不需要考虑克服道路高差的问题。

在道路交通能够满足人和货物交通的条件下,在人口和经济相对有限的国家,投资成本高、建设难度大的铁路交通建设往往被忽视。

已故前总统查韦斯在执政期间与中国和俄罗斯关系良好。查韦斯执政期间,委内瑞拉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持续升温,中国与委内瑞拉的经贸交流继续密切。

委内瑞拉在看到中国高速铁路对社会经济的巨大推动作用后也受到了诱惑。

委内瑞拉此时恰逢中国高速铁路“走出去”战略的第一年。中国铁路建设单位也在积极推进委内瑞拉的高速铁路项目。

2009年,中国铁路公司与委内瑞拉国家铁路局签订了建设Dea铁路(从迪纳科到阿纳科)的合同。

该项目没有启动任何招标程序,也没有人与中国公司竞争。

因此,许多媒体在报道时似乎带了一些非法物品,称中国正在“建设”委内瑞拉的高速铁路。

然而,委内瑞拉的高速铁路在路线选择和委内瑞拉的国情上都与现实脱节。

委内瑞拉的高铁从奥里诺科河平原西部的Tinaco到平原东部的Anaco,途经奥尔蒂斯(Ortiz)和帕斯夸(pascua valley)等城市,全长400多公里。

委内瑞拉人口约为3156.82万。该国最大的城市,首都加拉加斯,第二大城市马拉开波和重要的工业城市巴伦西亚都位于北部和西北部地区。

中国建设的高速铁路经过的奥里诺科河平原上的城市都是中小城市,高速铁路沿线的人口密度不高。

此外,平原地区地势平坦,现有已建道路笔直,基本能够满足沿线居民的出行需求。

这样一条不经过大中城市和人口密度高的地区的高速铁路,是怎么来的?在委内瑞拉刘冰山贫民窟启动委内瑞拉高速铁路的另一个障碍是电力极度短缺。

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上主要的高速铁路都是由电力多机组运营的。

查韦斯掌权后,委内瑞拉的电网完全国有化。越来越多的人购买了空、电视机和其他大型家用电器,但相应的电力投资几乎耗尽。

另一方面,委内瑞拉依赖水力发电,却忽略了火力发电,所以一旦天气干燥,停电在全国都很常见。

很难想象一个极度缺电的国家如何保证高速电动车组的正常运行。

对委内瑞拉高铁来说,更致命的是2014年以来委内瑞拉的严重经济危机。

委内瑞拉的经济高度依赖石油出口。2014年油价大幅下跌和美国对委内瑞拉的一些制裁,使委内瑞拉在[之前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由于绝大多数人无法养活自己,高铁已经成为空的一座城堡。

由中国铁路修建的委内瑞拉高速铁路因此在地球的另一边成了一片废墟。

中国高铁走向海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尽管中国高铁在过去十年的发展中已经形成了明显的优势,并对日本和欧洲的高铁建筑企业造成了强大的市场冲击。

然而,由于中国高铁进入国际市场较晚,市场声誉有限,在早期的“走出去”过程中,它经常碰壁。

在土木工程方面,欧洲企业比中国企业有更广泛的海外投资经验,甚至在一些国家和地区与当地企业建立了合资企业。

在轮轨技术方面,日本川崎重工、法国阿尔斯通、德国西门子、瑞典庞巴迪等老牌企业比中国企业早20多年进入世界市场。他们还迫切需要新的市场订单来更新设备和进行研发。

中国高铁的崛起让美国人感慨,他们的基础设施落后于沙特高铁和委内瑞拉高铁,这是当时中东和拉丁美洲市场的第一批高铁项目。如果中国铁路建筑企业能够赢得这两个订单,依靠中国高铁的优越技术,他们一定会在该地区拥有先发优势,这对两国乃至中东和拉美市场的未来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因此,为了赢得两国的轨道交通项目,中铁各企业不惜一切代价做出了“惊人”的举动。

但是,我们也发现,在项目的早期阶段,由于缺乏对当地风俗、人文历史、社会经济等方面的全面了解,相关企业没有充分考虑项目后期的成本增加和项目实施的可行性。

对于每一个成长中的中国企业来说,广阔的国际市场是无尽的财富。

然而,更广阔的市场也意味着更严峻的挑战和考验。中国企业要“走出去”,不仅需要勇气和胆识,还需要全面的分析、明智的选择、准确的评价和广泛的合作。

“我希望你的道路漫长,充满奇迹和发现”。

我希望每一个海外投资者的明天都像现代希腊诗人卡瓦菲斯的这首经典诗歌一样充满奇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