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男性依法为200名农民工乞讨460万元

LZRLZRLZR可以有一个快乐的一年。

1月13日,福建籍王馨平长沙县人民法院(别名),终于收到拖欠一年多的460多万元。

自2015年底以来,LZR一直在努力收回这笔项目资金。2016年4月,他无助地向法院提起诉讼,并于当年9月底申请执行。

得知欠款已经追回,王馨平立即从福建赶到长沙,代表他的施工队的200多名工人收款。

LZR和其他三名农民工代表一起来到长沙。几个月内,长沙县人民法院为他们追回了1200万元的项目资金,这些资金将全部返还给400多名农民工。

LZR为此项目预付了300多万元。LZR在这个领域已经工作了20多年,但我没想到会失去一切。

王馨平告诉记者,他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他16岁就出去工作了,并跟踪了全国各地的项目。

2013年,他收到福建闽南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闽南公司)邀请到长沙参加香山鑫茂大厦项目。

在进入工地之前,他成立了一个施工队。除了他的村民以外,许多其他工人来自四川和贵州,总共有200多人。

LZR 2013年9月13日,王馨平与闽南公司签订了另一份《模板工程经济责任合同协议》,承包外脚手架的安装和拆除。

起初,闽南公司将根据合同如期支付项目资金。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项目资金将开始减少。他们(工程方面)会给钱,但只是一点点。此外,各种项目都没有到位,其余的将不得不自己支付。

LZR·王馨平说,起初他担心钱不到位,影响了项目的进展和工人的收入,所以他付了很多钱。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会变得有点困难。

他也多次咨询工程方,但被对方用各种借口搪塞。

2015年11月5日,香山新茂大厦通过了竣工验收,而王馨平已经预付了300多万元。

2015年底,王馨平开始了这个艰难的讨薪过程。

负担太重了。

去年我甚至没有回家,在这里讨债(长沙)。

一提到要工资,王馨平就有些愤愤不平。

项目完成后,他多次与闽南公司进行谈判,但都失败了。

去年,数百人一起去索要,但他们只是回答说他们没钱。

有一次,王馨平甚至被保安踢了出去。2016年,他匆忙度过了新年。

无奈之下,LZR于2016年4月在王馨平找到了易铁刚的律师。

在易铁刚的帮助下,他向长沙县人民法院第二民事庭提起诉讼,并提交了与闽南公司签订的合同、项目说明书、项目竣工验收报告等证据。

由于证据充分,法院接受了该案并进行审判。

LZR法院追缴LZR多次赴福建追缴欠款LZR去年8月,长沙县人民法院一审裁定被告闽南公司应按计划向施工队支付工程款。

判决后,闽南公司没有上诉,但没有主动偿还项目债务。

LZR长沙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丁袁超介绍说,他了解到被告闽南公司是全国500强企业,并判断该公司应该有履约能力。

丁袁超表示,在调查开始时,当执行团队搜索多个银行账户时,发现它们都被冻结了。

闽南公司在福建多家银行开户后,高管团队在一周内往返福州、厦门和泉州十余次。

后来,执法小组在张建设的一张银行卡中发现了足够的钱,并根据司法程序立即从工资征收小组扣留了这笔钱。

希望能帮助这些农民工尽快拿回他们的钱,毕竟他们新年也需要钱。

丁袁超告诉记者。

LZR招募LZR移徙工人的关键是保留收取工资的证据。LZR在王馨平的律师易铁刚表示,审判的成功完成主要是由于王馨平提供了相对充分的证据,包括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项目声明、项目建设部门的竣工验收报告,这些都是审判的关键。

LZR湖南瑞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明表示,根据案情,王馨平选择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在律师的帮助下索要工资,这是合法而有力的。

刘明律师表示,工资征收的困难在于双方经常口头签订协议,但这种口头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

他建议双方在施工期间签署一份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作为投诉的有力证据。

刘明律师表示,农民工朋友需要索要工资和权利,可以依法向劳动争议仲裁机构申请仲裁。或者依法向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机构投诉;或者依法向当地人民法院申请支付令。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